用心做好混凝土“大管家”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高晶??时间:2019-10-10?【字体:??

“四个项目同时施工,施工高峰期每天就需要3000多方混凝土。”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负责十四局二公司太原项目混凝土总调度的王信信张口闭口都是每天都打交道的混凝土。

太原环保检查异常严格,拌合站时常会被关停,为了保证混凝土正常供应,项目部联系了11家商混站。

“选择多了,可以有效规避拌合站关停导致混凝土无法供应的问题。”王信信表示,曾经有段时间,太原周边拌合站全部关停,当项目部周边建筑工地因“无米下锅”造成工程“瘫痪”之时,只有太原项目干得热火朝天,惹来“闲得抓狂”的兄弟单位一片眼红。

让王信信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们组织调试超缓凝混凝土。东广场项目开始盖挖法施工时,需要48小时不凝固的超缓凝混凝土,而搜罗了全国各地工地,他们竟无经验可借鉴。

“从北京买的母液,从河北进的黑砂,从天津购的宝塌……”王信信表示,作为全国的“独一份”,只能兜兜转转找原材料、反反复复调配合比。

为了方便调试,王信信干脆和同事们一起住在了一家拌合站。“用小型搅拌机将原材进行充分搅拌,再加入外加剂进行人工搅拌,每一盘都得盯着,直到试验成功。”为了加快混凝土试验周转效率,王信信干脆蹲守在拌合站2层操作台。

“混凝土调试好,我们就将铁锹搁在放料口等着,由于混凝土自上而下冲击力比较大,如果不紧握铁锹手柄,很有可能会从二楼摔下。”经过15天反复试验,符合要求的超缓凝混凝土终于还是调试出来了。

正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问题又接踵而至。

拌合站试验合格的混凝剂,运到现场后,却出现了混凝土离析现象,现场却无人能道出问题所在。

排除了配合比的问题,王信信他们又开始在早晚气温以及地表、地下温度上找原因。“只有在晚间,地下和拌合站出料的温度最为近似,在5℃上下浮动。”经研究,他们决定将浇筑混凝土的时间改为晚上9点以后,“这样既能确保混凝土符合施工要求,又避开了白天工地的机械设备拥堵。”

大干结束后,王信信的工作却并没有随着主体工程完工而轻松,“就混凝土协调工作而言,后期的零碎工程同样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混凝土用得多,咱可以想办法协调多家拌合站,用得少了,拌合站又不愿承接这种费时费工的小活。”王信信言语里充满着无奈。

原来,工程后期,项目就只剩下雨水口、路沿石这种边边角角的“小活”,每处所需混凝土仅一两方,一车10方的混凝土就要卸到4、5个地方。

“由于混凝土干得快,必须一边搅拌一边卸料,路沿石模板又窄,只能靠工人用铁锹铲入其中。”王信信表示,大干期间一车混凝土来回不到2小时,现在竟要7个多小时。

“罐车司机是按运输次数挣钱,来我们这里显然没有赚头。”头脑灵活的王信信一边好言好语相劝,一边暗自主动补给钱款。

“一个工程下来,物资、试验相关知识学了不少,从外行慢慢学成了内行。”曾经干过公务员、安全员的王信信坦言,没想到有朝一日也能谋个“一官半职”。

如今,王信信又考了工程造价函授本科,“学海无涯,只有不断提升才能不被时代所淘汰。”